仙洲园

编辑:平均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5-31 19:39:04
编辑 锁定
本词条缺少名片图,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,还能快速升级,赶紧来编辑吧!
仙洲园,是韩大中丞韩浚)的“惺庵园”。
仙洲园内的亭台楼阁,秀丽壮观,山光水色,浑然成趣,一度引无数迁客骚人集聚,吟诗作赋,极尽雅兴。
中文名称
仙洲园
著名景点
仙洲园
园    主
韩浚
别    称
惺庵园

仙洲园园主信息

编辑
韩浚,字邃之,明朝万历戊戌(公元1598)进士,授嘉定知县,擢广西道御史。时神宗(翊钧万历)静摄日久,浚疏谏,有积怠成玩、积玩成弛之语,时论韪(wěi)之。巡鹾(cuó)两浙,巡按江右,入掌河南道。佐察典大计,激扬不遗余力。转大理寺丞,值山左大饥,公倡议请赈,获发帑(tǎng)金十万济焉。升右佥(qiān)都御史,巡抚保定。以疾请告归里。

仙洲园景况记录

编辑

仙洲园专文记录

明朝万历年间进士王象蒙,记有专文,描述《仙洲园》景况,全文如下:
(淄川)城东北丰水之侧,韩大中丞惺庵园也,引丰水注之,极为整丽。沣水,一名朱龙河。中丞自辽左归,卜筑于此。余一日往过,抵园之南偏,望见一坊,题曰“仙洲”。洲外四面皆水,水外四面皆山,俯仰四顾,水光山色,上接长空。已而从一梁入,下有趵突者二,夹梁两腋而上涌,声若隐雷,形若喷玉,亦名“漱玉泉”。其流者开河四周,而汇者成潦,霪者成池,余不尽藉者。复从西北石突出,激为趵突。余与中丞泛舟中流,击楫而歌。已而涉河,北陂(bēi)曰“藐然山”,山有三峰,熊蹲虎踞,鹤舞凤翔,太湖锦川诸石,相为参错;松竹桂橘诸树,相为掩映;水濂琼蕊诸泉,相为喷薄,人谓之“小姑射(yè,山名)”。中峰亭曰“耸云”,左峰亭曰“飞青”,右峰亭曰“流翠”,水清月朗;烟消日落,种种输奇,令人夺目。下有“归云洞”,冬夏温凉异致,时有白云缕缕从中起。山阳喷泉一线,平地丈许,南注为池,池南环列四墉,对翼东西二楼。而嵸(zōng)然踞其中者,凭虚阁也。上千层霄,下绝人寰。登眺其上,山水尽在目中,真有凭虚御风之趣。阁东、西各置荷池,中央为亭,东曰湖心,西曰水面,阁南有亭名“月到”,迤(yǐ)南曰“松坊”,再南而西折,曰“飞霞楼”,又南而东折,曰“栩栩楼”。其他松亭柏壁,较若井田,绿树晴岚,浑如图画,又未可屈指也。
  • 相关信息
    上文(《仙洲园》)作者名王象蒙,其原籍系今四宝山镇江西道村人。江西道村建于明初(或元末),原名“北曹村”,至明朝隆庆年间(公元1567—1572),因王象蒙在江西做了“道台”,王姓为光宗耀祖,遂将“北曹村”易名为“江西道”。清康熙三十二年(公元1693)《新城县志·人物志》和清乾隆四十一年(公元1776)重修《新城县志·人物志》中均有大同小异的记载:
王象蒙,字子正,号善吾,太仆王重光之孙、户部员外郎王之辅之长子。王象蒙于明朝隆庆元年(公元1567)举人,于万历八年庚辰(公元1580)进士,先后为河内、阳城、潞安县令。象蒙为人,坦易和粹,不以矫矫立名。至于大节所关,立己守正,屹然如山岳,虽贲、育不能夺也。居官不持一线,诸疏尤能切中时弊,有古大臣风。因政绩卓著,授江西道监察御史,后任常州推官,迁户部侍郎,又升光禄寺少卿。
王象蒙之子王与善,举于乡;王象蒙之曾孙王启沃,于康熙十五年(公元1676)进士,官内阁中书舍人。

仙洲园遗诗记录

自明朝至清朝,涉及仙洲园兴衰荣枯的遗诗约有十余首。
1.兴
  • 明朝隆庆年间兵部尚书、旧新城县人王象乾(公元1546—1630)曾作《仙洲园》诗曰:
“万里红尘走未休,却凭高阁豁双眸,岳云翠结三千丈,海气霞蒸十二楼;会有明珠来洛浦,即看瑶草拾瀛洲,林端仿佛闻笙鹤,疑驾天风汗漫游。”
“万山堆就百花庄,何似当年李赞皇;未老乞身江鸭绿,不时扑鼻酒鹅黄。家邻方丈堪题额,秋淡芙蓉好制裳;九塞风云仍未了,可能无意绿沉枪。”
  • 明万历二十六年(公元1598)殿试第一名状元、益都人赵秉忠(公元1573—1626)曾作《游仙洲园》曰:
“当日筑城闻蓟北,此时开阁俯郊东;凭轩倒听清流注,卷幔斜看翠嶂重。石洞翛(xiāo)翛还欲雪,苍松谡(sù)谡漫吟风;登临移酌仙舟上,隔岸樵歌度远空。”
  • 王樨登(太仓人)曾作《游仙洲园》诗曰:
“丰水渺悠悠,房栊映碧流;扁舟狎(xiá)鱼鸟,万灶却貔貅(pí xiū)。海上无三岛,人间有十洲;自抛簪绂(zān fú)后,几梦帝京游。”
  • 明朝中期吏部文选郎中、旧淄川县人王教,曾作《游仙洲园》诗曰:
    “高阁崚嶒(léng céng)即素秋,倚栏阁外水悠悠;十洲底处名麟凤,雨涘(sì)纔(才,cái)看辨马牛。云树回合平野望,烟霞并付小山收;异时荒服关门约,主张还谁第一筹。”
2.衰
俗话说:好花不常开,好景不常在。随着星转斗移,事过境迁,落花流水,人去楼空,转而却变成了另一副破败不堪、令人感叹的景象。对此,前人也遗有3首《过仙洲(旧址)有感》的诗篇:
其一:“秋原日暮野云低,陵谷迁移望里迷;只有平泉石丈在,到今无恙草萋萋。”
其二:“玉箫金管尽尘埃,久视楼倾剩绿苔;惟有流泉偕晚照,千秋无恙待人来。”
其三:“荒亭野水漫萦回,曾为中丞泛菊杯;试问当年同醉客,如今还有几人来
词条标签:
景观景点 地理